晚风吟

本来只是想着买两个澄澄一个瑶瑶 之后想了一下 不能让澄澄孤孤单单的 然后买了魏婴 想了想再买一个金凌一个薛洋吧  金凌是澄澄唯一的亲人了 有金凌在身边澄澄就不会孤单一人了  又有一个云梦魏婴在身边 肯定很温馨的  瑶瑶的话 我想着恶友之间的那特殊的感情 那么他们陪伴在一起 肯定很开心吧 还有金凌在身边  而金凌的话 有舅舅叔叔陪着你 不会那般落寞啦

这是我之前从 @枍桁/云梦一只帆 大大那里买的魏婴江澄饰品哦⊙∀⊙! 真的好漂亮啊  至于背景以及拍照技术直接无视吧 😝

回音哥 - 芊芊 真的很好听,推荐给你们!(来自 @酷狗音乐 海量曲库,极致音质)http://t.kugou.com/song.html?id=33838abtcV2

文笔很差很差  但是我想把我的想法表达出来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听着真的好心酸  想到的是江澄江晚吟  他是多么坚强一身傲骨  承受了那么多本不该由他受的苦   以一己之力重建莲花坞撑起一个江家 在江家被其他三大世家排除在外   其他世家虎视眈眈欲吞并江家的情况下  还能把江家带像昌盛  稳坐四大世家之位  晚吟你真的很好很好  好到我没办法不喜欢你   好到让我觉得骄傲   但是你真的很傻  傻傻的将家人护在身后  自己吃了多少苦从来都不说  被他人误解都不会解释  你真的好傻  傻的让人心疼  
虽然我一开始注意到魔道祖师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你  甚至还对忘羡挺有好感的 (虽然我之后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很蠢很笨很傻)
但是啊  我看着看着就注意到了你  你是这么骄傲这么耀眼这么温柔这么傻啊  骄傲到不屑于解释  吃了那么多苦  也骄傲的走下去   耀眼到让人无法忽视你  以冷漠恶言掩饰自己的温柔细心 却又在转身张开羽翼把至亲 门生 江家 莲花坞 以及云梦牢牢护住  即使自己遍体鳞伤也不放手  表面的强硬只是为了掩饰内里的温柔  傻到别人一句随口说说的话就守了寻了十三载 
至亲五人,余生一人。独持一家,刻骨三毒。
那么多人笑着嘲着这段话  又有几个人能感受到这短短十六个字所含的痛苦绝望啊  看着至亲至爱一个一个的逝去  自己却无能为力  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明明连自己都还是个少年  还要撑着江家  抚养唯一的亲人  还要受着其他家族的刁难  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你还是撑了下去
看着这样的你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怎么说的  被人说是毒唯就毒唯 为了江澄这不算什么  我只想说  江澄江晚吟你真的很好 你是最好的江澄江晚吟 你很棒也很傻  傻得不得了  但是我很喜欢你  我就是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我真的真的很希望你能幸福  那些人说话不算话忘恩负义的人 你就不要在管了  你还有金凌 有江家 有我啊  你这么好这么傻 我怎么可能舍得不喜欢你啊  你能幸福快乐是最好的事了

这一对我不知该怎么说 但是他们对待彼此确实是真情实意的 愿为彼此付出一切

这是从微博里  夕拾夜儿 大大那里转载的 感觉说得很好 澄澄真的很可爱ớ ₃ờ很让人心疼 好想抱回家

说一说我不喜欢蓝曦臣的原因

本文不打任何TAG。如果你是蓝曦臣的粉丝,请不要阅读本文,也不要回复我。

以下评价大量引用原著内容,有新修版也有旧版。

一、无脑护弟

原文1: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用这种语气顶撞过我叔父。可为了你,忘机不光顶撞他,还和姑苏蓝氏同脉同源的修士们刀剑相向,将我们请来的三十多位前辈们都打成重伤,险些丧命……”

魏无羡双手插进头发里,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

除了重复他真的不知道,他也说不出别的什么。蓝曦臣隐忍半晌,还是道:“三十多道戒鞭痕!一次尽数罚完,一道一个人。你总该知道,打在身上有多痛,要躺多久!”

这个,他却知道。

蓝曦臣又道:“你可知他一意孤行把你送回乱葬岗之后,黯然回来领罚,在规训石前跪了多久!那几年说是面壁思过,却根本是重伤难行。他将你藏在洞中时,如何对你说话,如何看着你,哪怕是瞎了聋了,都不可能会不明白他是什么心思,所以我叔父才怒不可遏。忘机他小时候是子弟楷模,长大后是仙门名士,一生都雅正端方不染尘埃,这辈子唯一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是你!你却说……你却说你不知道。”

评价1:

在这一段原文中,蓝曦臣的重点在于:“我弟弟为了你打伤前辈,你居然说不知道?”、“我弟弟那么好,都是你害他变成这样的!”

难道打伤前辈不是蓝湛自己的错吗?难道是魏婴强迫蓝湛去打伤前辈的吗?

为什么蓝曦臣的态度却是,迁怒魏婴,还说魏婴是蓝湛“这辈子唯一犯下的一个错误”?

蓝湛把前辈打得差点丧命,蓝曦臣不心疼前辈,只想着蓝湛挨了鞭子有多痛。这是一个合格的家主吗?

————————————————

原文2:

金光瑶等的就是这一刻的破绽,甩出暗藏多时的琴弦。江澄立即回神迎击,紫电和琴弦缠到了一起,金光瑶感觉手心一麻,立即撤手。然而,他随即轻笑一声,左手挥出另一条琴弦,朝魏无羡和蓝忘机那边袭去!

江澄瞳孔猛地缩成一点,劈手转了紫电的方向,去截那根琴弦。金光瑶趁机抽出一直缠在他腰间的佩剑,刺向江澄心口!

金凌失声道:“舅舅!”

江澄面色铁青地捂住了胸口。

鲜血从他指缝间涌出,迅速将胸前衣物浸成了一片紫黑之色。紫电截住了那道琴弦之后,瞬间化回了那枚银色指环,套回他手上。当主人失血过多或身受重伤的时候,灵器都是会自觉恢复耗损最低的形态的。

金凌早已冲过去扶住了江澄,蓝曦臣叹道:“……不可乱动,扶他慢慢坐好。”

……

江澄厉声道:“你最懂!你什么都强过我!天资修为,灵性心性,你们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么?!?!”

    

他猛地伸手,似乎要去揪魏无羡的衣领,蓝忘机一手揽住魏无羡的肩头,把他护到身后,另一手重重拍开江澄,目中已隐隐透出怒火。他这一击虽不含灵力,劲力却甚强,震得江澄胸前伤口又崩裂,顿时鲜血狂涌。金凌惊叫道:“舅舅你的伤!含光君,手下留情!”

蓝忘机则冷声道:“江晚吟,口下留德!”

蓝曦臣把身上外袍脱下来,盖在冷得瑟瑟发抖的聂怀桑身上,道:“江宗主,切勿激动。你再吼两句,伤势更重。”

评价2:

江澄是为了帮忘羡挡琴弦,所以才被金光瑶捅伤的。对此,忘羡二人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在旧版里的这一段,魏婴还叫江澄这个伤患回避,因为他要和蓝湛说话。

蓝曦臣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打伤了云梦江氏的宗主,也不阻止、不责备蓝湛,反而叫江澄别激动。言下之意就是,是江澄无理取闹、乱叫乱吼,所以才挨打的,蓝湛没有做错任何事。

——————————————————

二、行事不分轻重缓急

原文3:

金光瑶左手在断手处撒了药粉,可药粉立刻就被血流冲走。他几乎是眼含热泪地去撕自己的衣襟,想包扎止血,可他左手原本就被棺材和黑箱里的毒烟灼伤,使不出力,颤抖着撕了半天和撕不下来,只是徒增痛苦。

苏涉连滚带爬扑过去,撕下自己的白衣给他包扎,恰巧蓝曦臣护着聂怀桑退到安全处,苏涉在身上到处摸多余的药膏药粉,摸不到,对蓝曦臣道:“蓝宗主!蓝宗主,你有药吗?帮帮忙吧,宗主他对你一直以礼相待的,你就当帮个忙吧!”

蓝曦臣见到金光瑶几乎快晕过去的惨相,眼中流露出微微不忍。

……

这边稍稍安静了,那边,聂怀桑却开始唉唉痛叫了。    

他道:“曦臣哥!你快来帮我看看,我的腿还跟身子连着没有!”

蓝曦臣走过去,按住他一番察看,道:“怀桑,没事,不用这么害怕,腿没有断。只是刺破了一处。”

    

聂怀桑恐怖地道:“刺破了!刺破了还不害怕。刺穿了没有啊,曦臣哥救命啊。”

蓝曦臣道:“没有那么严重。”

聂怀桑还是抱着腿满地打滚,蓝曦臣知道他最怕痛,便从怀中取出药瓶,放到聂怀桑手里,道:“止痛。”

聂怀桑连忙取药来吃,边吃边道:“我怎么这么倒霉,莫名其妙被那个苏悯善半路抓来,他都要逃跑了还刺我一剑!不知道对付我直接推开就行了吗,用得着动刀动剑……”

蓝曦臣起身回头。金光瑶跌坐在地,脸色苍白如纸,头发微微散乱,额头满是冷汗,狼狈至极。大约是断手处痛得太厉害了,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两声。

    

他抬眼去看蓝曦臣。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光是这幅捂着断腕的样子,还有凄惨无比的眼神,无一不很难让人心生怜悯。

蓝曦臣看了他一会儿,叹息一声,还是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药粉。

评价3:

这是观音庙中的剧情,可以结合“原文2”中的片段来看。

首先,蓝湛一掌打在了江澄的伤口上,打得他伤口崩裂,而蓝曦臣身上明明有药,却对此视而不见。

然后,金光瑶被砍断了手,蓝曦臣开始犹豫要不要给他药,但也仅仅只是犹豫而已。

最后,聂怀桑的腿被“刺破了一处”,蓝曦臣就把药拿给他了,还看了金光瑶一会,才顺便把药拿给金光瑶的。

我就纳闷了,难道他觉得江澄和金光瑶的伤都不够重吗?难道真的是会哭的孩子才有药吃?

我真的看不懂这个操作。如果有人看懂了,请你们为我解答疑惑。

————————————————

三、是非不分

原文4:

蓝曦臣垂下手,握着裂冰的手没在白袖中,缓缓道:“我父亲常年闭关,便是因为我母亲。此处说是居所……不若说是软禁之所。”

泽芜君与含光君的父亲青蘅君,当年也曾是一位名动一时的名士,年少成名,风光无两,在弱冠之龄却忽然急流勇退,宣布成婚,且不再过问世事,说是闭关,其实更像退隐。旁人猜测过许多原因,却始终没有一个证实的。

蓝曦臣在龙胆花丛边俯下身来,温柔地抚弄着那些娇嫩轻薄的花瓣,道:“我父亲在年少的时候,一次夜猎回程途中,在姑苏城外遇上了我母亲。”

他微微一笑,道:“据说,是一见倾心。”

魏无羡也笑笑,道:“年少多情。”

蓝曦臣却道:“可这女子对他并没有倾心,并且,杀死了我父亲的一位恩师。”

这当真是超乎想象,魏无羡明知追问是很失礼的事,但一想到这是蓝忘机的父母,便觉不能不问,道:“为什么?!”

蓝曦臣道:“我不知,但想来无非‘恩怨是非’四个字罢了。”

魏无羡不便深究,强行按下,道:“那……然后呢?”

 

“然后,”蓝曦臣道:“我父亲得知真相,自然是很痛苦。但再三挣扎,他还是秘密把这女子带了回来,不顾族中反对,一声不响地和她拜了天地,并对族中所有人说,这是他一生一世的妻子,谁要动她,先过他这一关。”  

魏无羡睁大了眼睛。

蓝曦臣继续道:“礼成之后,我父亲便找了一座屋子,把我母亲关起来,又找了一座屋子,把自己也关起。名为闭关,实为思过。”

顿了顿,他道:“魏公子,你能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吗?”

  

默然片刻,魏无羡道:“他既没办法原谅杀死他恩师的凶手,也没办法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死,只好与她成亲保护她的性命,又强迫自己不去见她。”

蓝曦臣道:“你觉得这样做对吗?”

魏无羡道:“我不知。”

蓝曦臣神色微微茫然,道:“那你觉得,怎样做才对?”

魏无羡道:“我不知。”

半晌,蓝曦臣低声道:“我父亲这么做,可以说是不顾一切了。族中长辈都十分愤怒,但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又无可奈何,只得严守秘密,对外暗示姑苏蓝氏的家主夫人有隐疾,不宜见人。待到我和忘机出生,立刻把我们抱出来给旁人照料,稍大一点,便交给叔父教导。

……

树叶沙沙声响,屋前的簇簇龙胆花随风款摆摇曳,缱绻万千,魏无羡的目光落在小筑木廊之上,仿佛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孩子,束着抹额,端端正正地坐在屋前,沉默着等待那扇门打开。

  

他道:“蓝夫人一定是个很温柔的女人。”

  

蓝曦臣道:“我记忆里的母亲,的确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她当年什么要做那样的事,而事实上,我也……”

他深吸了一口气,坦白道:“并不想知道。”

评价4:

蓝曦臣父母的故事,重点在于,他对她一见倾心,她却并没有对他一见倾心,反而因为恩怨而杀了他的师父。

他在明知道她不爱自己的情况下,还把她抓回去,关起来,让她和自己生了两个孩子。

而蓝曦臣对于母亲的评价是:“我不知道她当年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我爸的恩师),也并不想知道。”

这就很值得思考了。你妈不爱你爸,却被你爸抓回来强X、生孩子,你的言辞之中似乎颇有责怪你妈的意思?

如果你爸只是单纯的“强迫自己不去见她”也就罢了。问题是,假如他真的做到了不去见她,那么,孩子是怎么来的??你妈自己有丝分裂的吗???

这和拐卖妇女有什么区别?嫁给云深不知处的女人?

暂时就写这么多,欢迎补充论据

转载自 @周掌门

婴澄许双杰,莲心共起誓。
羡吟诺今生,云梦同来世。

云梦双杰一起走,一起脱单,共白首,永不相离,执君手。

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还喜欢还在意但是不在渴望在一起了、只顾着喜欢却忘了不合适这个东西、能舍得让你难过的人能有多喜欢你、我什么都没忘、但是终究回不去了

江澄江晚吟我喜欢你😘 不管其他人怎么说 我都支持你喜欢你